IMG_0328.JPG

  「夏天就這樣,悄悄地來了,也不管我想不想曬太陽。青春就這樣泡湯,任我地夢想,躺在路邊的水溝旁…」。每個人對夏天的印象幾乎逃脫不了「陽光、沙灘、猛男(可以置換成比基尼)」。也就是一定要有著大太陽,要去海邊玩過水(最好是可以去島嶼最南方),才叫做夏天。很多人都是如此地計畫著跟期待著,甚至是去實行著,但也有很多人不,像我的好友S就是如此,夏天的來臨也意味著考季的來臨,頂著大太陽發傳單,搞得黑了一圈汗流浹背,對他來說幾乎是家常便飯,即使難以負荷也要為了五斗米折腰,再難受也得繼續。

  相對於他,今年我的夏天幾乎撐得上多彩多姿。才剛進入初夏,就已經先去了一趟墾丁。距離上一次到島嶼最南端去的時間已經四年多了,因為早早申請上了大學,便與當時的愛人及一些朋友們結伴下去感受南國太陽的魅力。還記得那台小汽車裡面,硬是塞了六個大男生,在墾丁大街上下車的時候都可以感受到旁人的訝異感,投擲著一種怪異的眼神在我們的身上,不過當時年輕就是本錢,青春無敵,也不大把這點事情放在心上,便任由他去。多年後想起來還真的覺得有點太不可思議了,也不禁興起了「青春真好」這種間接證明了自己已經服輸,覺得自己不再年輕的想法。

  夏天因為水上活動的機率增加,自然發生事故的機率也上升。像前幾天的萬人泳渡日月潭,即使再怎麼努力維護,還是有人不幸溺斃,已經撈上岸,我只能說希望大家要多注意自身安全。因為當年去墾丁的時候,我也差點溺斃,如果當時就那樣走了,今日就無法遇見對我百般呵護的愛人,也無法拍出那麼多好看的照片及挑戰三十天三十篇文章的這個舉動。猶記得當時正在退潮,不暗水性的我卻發了瘋地跟著愛人還有一個朋友一直往海裡走,直到水到胸口的時候才發現不妙,我也開始走不太回去。(退潮的時候是整個人被往海中拉)。發現情況不對之後,愛人留在原地陪我,另外一個朋友先游到岸上去求救。我從來沒有想過前後可能不過短短三十秒鐘的時間,竟然過得那麼慢。朋友游走沒多久之後,我就已經完全踩不到地,也嗆了幾口水,經過一番折騰,才勉強讓頭可以超過水面(可想而知,浪一來自然就會在水下)。愛人在這段期間也努力地叫著救命,我心裡只想著「完蛋了!完蛋了!要掛在這裡了。」就在我們瀕臨絕望之際,有個騎水上摩托車的阿迪仔,迅速、準確地將車騎到我們旁邊,伸出他的手把我們拉到水上摩托車上。他靠近的時候,我有種頓時有種看見救世主的錯覺,不過當然他也的確是我的救命恩人。一路飆回岸邊的過程其實我已經沒有印象了,只記得到岸上之後人很不舒服,其他同伴也都嚇壞了,我們便早早收拾回去民宿。那是在墾丁南灣,下午艷陽高照,戲水的民眾猶如下水餃般地在海裡活動時所發生的事情。

  自此之後,我對於水的恐懼不減反增,到游泳池游泳,只要水超過胸部我就會覺得呼吸困難。大四選修游泳課在正式水道考試的時候,我幾乎只能墊腳尖才能勉強構到地板,那時還真的有種溺水的錯覺。真可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想我對於水的心結是很難解了。所以我現在到海邊,都不會讓水超過胸膛,試圖維持安全的距離,當年溺水所帶來的陰影,似乎是怎麼樣都揮之不去的。好像一塊發霉的牆角在內心深處,難以抹除。

 

延伸閱讀-史考特的第十五天 單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3583 的頭像
ken3583

I am going to my PLACE

ken35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