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786.JPG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認為圍牆是一個很巧妙的東西。一磚一瓦的堆砌起來之後就成了一道界線,形成一個不容許他人跨入的範圍,滿足我們對於安全及隱私的需求。

   圍牆其實有許多種形式 ,可見的不可見的。可見的有一般的磚牆、廁所的隔板,都屬於所謂看不見同等於全然封閉的圍牆,但其實聲音,是會流洩出部分隱私的。還有一種屬於半開放式的,咖啡館的大落地透明玻璃窗就是一例,他那屬於百分之九十五的透明,卻巧妙的隔離出室內室外,但又讓裡面的客人感覺到與路上的行人非常的靠近,可以欣賞他人又被他人欣賞,造成一種忙裡偷閒的感覺。

   走在街上聽著耳機傳來的悅耳樂音,就是一種看不見的圍牆。我們透過耳機阻隔了外界的吵雜聲,也建立起了屬於自己的武裝,可以聽不見陌生人的搭訕,聽不見不想要聽見的喇叭聲、車聲、小孩哭鬧聲。我們透過耳機找到與這個世界共處的妥協。

   我們也透過心理築起了許多圍牆,錯綜複雜。我們對情人全然的開放,任憑他攻城掠地,我們對好友、家人部分的開放,有些任他踩踏但有些是全然禁區,完全無法窺見。我們對陌生人只開放自己所想要塑造的性格,或者是聳起全身的刺用力抵禦他們的侵略。

  我們總是築起高聳的牆怕他人入侵,卻不喜歡他人築起高聳的牆讓我們不得其門而入。我們總是這樣,總是這樣地過著如此反覆又矛盾的人生。

 

延伸閱讀-史考特的第二十二天 雞腿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3583 的頭像
ken3583

I am going to my PLACE

ken35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