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0012.JPG

  轉眼已經來到九月的尾聲,這已經是這個月倒數第二篇了,這個路程從前面的準時交卷甚至可以超前進度,到中間的跌跌撞撞還跟史考特一起拖稿,到這幾天產能大增準備迎向終點,搞得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個馬拉松的選手,因為配速的錯誤前面衝很快,中段很累,經過稍微的調整氣息之後,已經升速到最後的衝刺即將邁向終點。

  我所喜愛的929樂團是由四人所組成的花草民謠系,其中的主腦之二志寧以及黃玠總是拿生活上的事物來創作,極度貼近我現在的心靈。929有好幾首歌,依照我的推測是志寧在當兵到剛退伍這些日子裡寫的,所以裡面帶到了許多我現在的心靈寫照。

  「當兵」幾乎都是每一個男士人生裡最重要的一條分隔線,這條線以前是所謂的男孩,在這段期間我們經歷了「青春」,做過了許多荒唐事,每個禮拜上夜店報到或者是三五好友找了就去夜衝等等所謂浪擲青春的生活,在現在看來都好像好久遠以前的自己,稍長一點之後就多了點顧慮少了許多衝動去做。在這條線之後呢?就是所謂的「社會」了。要踏上看似鼻直的康莊大道,但路程一定佈滿了許多無法預測的好事、壞事甚至是鳥事,我們唯有不斷地在「當兵」這個人生近乎靜止的時間中,透過看書、長輩的經驗談等等,試圖刻畫未來以及強壯自己的心靈,不在未來的時間點裡受傷無法招架。

  與其說我渴望分隔線之後的生活,我甚至更渴望擁有當完兵後可自我選擇的「暫停時間」。就像志寧唱的「總是要長大,但可不可以再等一下,總是要成熟,要不要再耍賴一分鐘…」。我想透過站在分隔線上的時刻,好好地深深地去把當兵時深入內心的顏色掏空,好好的在台灣的某個縣市的某間民宿的某個房間的床鋪上,大肆地睡上一覺或是沒事的白日就騎著腳踏車去到碧海藍天石頭如鵝卵般圓滾的海邊,脫下上衣曬著太陽聽著耳機裡傳來的無病呻吟,不去揣想未來盡力的放空自己的現在。


  我想我們都需要一條分隔線,在愛情與愛情之間我們稱他做「傷停時間」,在工作與工作之間我們稱他做「過度期」,在男孩與男人之間我們就單純地不替他另起名字了!我想命名的目的,不是為了浪漫、完美,只是一種象徵,它只是一個名,我們取了一個名它就有了它的意義存在。當意義存在之後,我們必須去豐富它,在那之後它才可被你的人生吸納,做為往下一階段推進的心靈養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3583 的頭像
ken3583

I am going to my PLACE

ken35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