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我們用呢喃的囈語交換愛情,我們的肢體如雨滴般滴落於於透明玻璃屋中,耳邊有琴音為我們的激烈情感伴奏,我知道有人在看,所以我們得更用力、更激情甚至全然赤裸地展現我們的愛,直至 簾幕落下的那一刻。

 

  這是我第二次因為Baboo的戲踏進劇場,第一次是為了最美的時刻,而這次獻給了四重奏。舞台上的人變多了!主角變成了兩個人,不變的是他們仍舊不停地不換衣服揣摩著不同的角色,彷彿在挑戰傳統的觀感(使用換造型的方式來提醒台下的觀看者,演員所扮演的角色的不同),仍舊喃喃地唸著長串的對白,彷彿自言自語卻又處心積慮地將成串的字塞進觀眾的耳朵,直到他們吸收,直到他們內化。仍舊使用音樂做為串場,我喜歡他這樣的安排,這樣可以讓我們看見演員的肢體的展演,不管是飛舞如蝶還是奮力如脫兔,我們也隨著音樂在這樣的串場中得到一種屬於導演的解釋,然後放在腦裡抽屜深層的某個角落。仍舊仍舊使用透明的玻璃屋,試圖使用一個曖昧混濁的界線,提醒我們是觀看者,演員們是被觀看者。不同的是這次又抽菸又丟麵包還到處灑落各式各樣的醬料。抽菸讓我除了看到之外我還聞到了!我見著了裊裊而升的白煙,不久之後我聞到了淡淡的菸味淡淡地屬於主角人物的哀愁。在男女主角拿著麵包互相攻擊的時候,我見著了我的醜陋,我突然想到與情人爭吵時我突然發怒地架著他,用力地推著他,我征征地看著我的原形在台上被翻演。有顏色的醬料就好像我們試圖給對方的愛一樣,顏色豐富多采多姿卻富有攻擊性,我們總是不停地把自己想望的標籤貼在對方的身上,努力地把他塗抹成我們所想要的樣子,當無法的時候我們只好讓他們如油漆一般噴灑至世界的某個角落。坐後面的我,除了失掉被麵包丟到的福利外,我看見了同步的影音轉播,當我們的愛情在上演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們正利用各種不同地角度在驗證我們在看著我們,就算我們關在房間裡做愛、翻雲覆雨,都有著另外一雙眼睛在暗處在天上在你身邊瞧著你盯著你監視你的一舉一動。我被看見被複製最醜陋的一面,就在四重奏裡,他也搬演了我最原始的慾望甚至是對於愛情的惴惴不安,你想要找到最原始的自己嗎?來看四重奏吧!讓我們在有琴音的透明玻璃屋中,更用力更激情甚至全然赤裸地展現我們的愛,直到幕落下的那一刻才可罷休才可鬆口氣才可回到穿著人皮大衣滿臉鎮靜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3583 的頭像
ken3583

I am going to my PLACE

ken35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