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前的鑰匙兒童,
到現在的半成年鑰匙人,
我的鑰匙,
竟然越來越少。


最近的鑰匙只有兩把,
一把是大門,
一把是房間門。


但是令我困擾的是,
他們兩把長的一模一樣,
(同一家打的),
每次開門或關門時,
都需要經過一番摸索。



我在一點微亮中摸索著鑰匙孔,
就好像西洋劍比賽中,
我拿著軟劍,
用力往對手身上攻擊,
想要得分一般。
可是總是要經過一番努力,
才能將正確的鑰匙,
插入正確的鑰匙孔。
就像擊劍,
要用正確的方法,
拿到分數。


而他的心房,
是不是也是如此,
只有一道鎖,
卻有成千上萬把的鑰匙任你選擇。
會有開啟的一天,
即使要向西洋劍一樣拼的你死我活,
總是有人願意開啟的。
總是有人...
只是需要點時間。

更需要的是,
耐心的等待。

全站熱搜

ken35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